<rt id="7htug"></rt>

  • 大明雙城記:姑蘇茶與敘州酒

    責任編輯:楊嘉敏

    茶與酒是中國兩大傳統飲品,自古貫穿于中國人的文化和生活之中。茶入詩畫,酒助詩興,茶酒二道看似殊途,實則最后都統一在中式生活意趣之下,好比蘇州之于宜賓,姑蘇的茶之于敘州的酒,雖然氣質迥異,但所折射的都是人們對于自己城市的熱愛和對生活的態度。

    區域中心與樞紐之城

    從某種程度而言,明代的蘇州和宜賓有著頗為類似的城市軌跡。

    明代初年,朱元璋一統天下,定都南京,因以蘇州為核心的江南地區之前是前朝義軍領袖張士誠的大本營,朱元璋深恐勢大的豪強在國都之側作亂,遂下令將蘇州、松江、嘉興、湖州和杭州富戶合共四十余萬人口遷至淮、揚二府(今淮安、揚州),形成了一波移民潮,史稱洪武趕散。洪武趕散雖然推動了江南文化的擴散和傳播,但卻以損傷蘇州為代價,加之蘇州承擔著很重的賦稅(據顧炎武在《日知錄》中統計,洪武年間蘇州的土地面積占全國土地總數的1.1%,但卻要承擔全國賦稅總額的10%),因此明初的蘇州經濟呈現一派疲態。

    然而,江南地區氣候適宜,土地肥沃,累世開發之下,農業得到了長足發展,早在宋代便有蘇湖熟,天下足的說法。作為全國糧食高產區,蘇州的物產十分豐富,除了稻米,還盛產蠶桑、棉花、油菜、蔬菜、茶花、黃麻等經濟作物,推動了蘇州手工業的發展。明代蘇州的手工業十分發達,因明政府對絲織業的重視,地處江南桑蠶區大運河北出口的蘇州得區位優勢,成為享譽一方的生絲集散與織造生產中心,生產的生絲、綢緞、繡貨和土布暢銷全國,并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遠銷海外。

    蘇州·斜塘老街風光夜視覺中國|

    到了明代中期成化年間,蘇州的經濟已經全面恢復,還在此基礎更進一步,發展出高度發達的商業經濟,與北京、漢口、佛山并稱天下四聚。明代傳教士利瑪竇在《中國札記》中如此描述蘇州:許多來自葡萄牙和其他國家的商品,經由澳門運到這個口埠。一年到頭,蘇州的商人同來自國內其他貿易中心的商人進行大宗的貿易,這樣交換的結果,人們在這里幾乎沒有買不到的東西……”這便是所謂的天下財貨莫不聚于蘇州。明代四大才子之一的唐寅曾寫過一首《閶門即事》,對當時蘇州的繁華進行了紀實性描述——

    世間樂土是吳中,中有閶門更擅雄。

    翠袖三千樓上下,黃金百萬水西東。

    五更市賣何曾絕,四遠方言總不同。

    若使畫師描作畫,畫師應道畫難工。

    長江下游的蘇州黃金百萬水西東,沿長江上溯,位于長江上游的宜賓,則地處川、滇、黔三省交界處,岷江、金沙江和長江交匯點,控扼著中原地區進入大西南至兩廣、緬甸、印度的交通,歷代皆是西南門戶。唐代中期名相韋皋擔任劍南西川節度使兼戎州都督府都督時,在《詠石城山》一詩中稱贊宜賓界天白嶺勝金湯,鎮壓西南天半壁,后清代書法家顧汝修根據此詩進一步提煉為西南半壁四字,高度概括了宜賓地理位置所具有的重要戰略意義。

    宜賓·三

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立即登錄

    網絡編輯:kuangyx

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尚殇网